[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站內搜索: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安仁新聞網-紅網安仁站 > 旅游特產 > 神農文化 > 內容閱讀  
炎帝與安仁“趕春分”
  來源:史志辦  時間:2011年06月16日   作者:樊冬柏 閱讀:

  每年春分節前三天和后三天,天南地北的客商云集安仁商貿,而其中蔚為壯觀的是“藥”:千奇百怪、成千上萬的草藥當街叫賣,琳瑯滿目,目不暇接。一時整個街頭,藥攤擠擠,藥客蕓蕓,藥香飄飄,這便是安仁經久不衰的傳統節日——趕春分。然而,一年二十四個節氣,為什么不去趕“大雪”“冬至”,偏要趕“春分”?又是誰發布這個節日要到安仁趕,不去“永興”、“攸縣”趕?為什么其中藥景又獨具一格?這里頭,可有一個美麗的淵源呢。

  據說很久以前,安仁縣蠻荒之地。所謂“蠻荒”,指的是這里極閉塞,到處是高山峻嶺,到處是原始叢林。山多林密,這里又是蛇蟲虎豹的樂園,而生活在這方的安仁人又特善良,也就成了惡蟲侵犯的對象,每年歿于蛇毒、蟲毒、虎口、豹口者不計其數。尤其是有一年安仁暴發大瘟疫,腐尸橫野,慘不忍睹,沒有人敢去安仁,有本事的人也紛紛外遷,安仁一度成為遍地荒野,十里無人煙。

  話說神農氏為解安仁人民深受瘟疫之苦,每天天沒亮,就背著藥籮、鋤頭到山里轉悠。渴了,山溝有的是山泉;饑了,山頭有的是野果子;累了,林地當然是床鋪。天長日久,神農氏竟然也患起“風濕”來了!有一天,他像往常一樣進了深山老林,痛得他臥地不起。這時,他發現身旁有幾株小植物,在山風的吹拂下,搖搖擺擺的,似乎向他點頭。

  神農眼睛一亮,這莫非是一種藥?而恰恰這時候,神農帝疼得厲害,便反手一扯,將之塞入嘴中狂嚼猛咽,沒想到癥狀有所好轉。這植物便是申莖草——一味治療風濕的良藥。

  又有一次,神農走進豪山的深山老林嘗百草,日遇72毒,早已精疲力竭、口干得似火燒。他突然發現對面有一叢綠油油的植物,順手摞了一把嫩葉往嘴里一嚼,頓時滿口生津,精神倍增,毒也隨解。這嫩葉便是茶葉:安仁豪山的“豪峰綠茶”也就這樣應運而生了。

  諸如此類的發現,可謂舉手之勞,但有的發現可有些驚心動魄了。那天,像往常一樣,神農早早用過餐,扛著挖藥工具走進深山密林,他不知翻過了多少座山頭,越過了多少條山溝,突然一條澗溪橫在面前。澗溪水不深,水面也不寬,但水涼得可是入心透骨,而天又奇熱無比。顯然,這樣的時候淌過恐要發病“中暑”。怎么辦?神農正在為難,竟然發現溪邊有一根長滿了青苔的樹干。神農欲搬起它,架座獨木橋。奇怪的是,神農使出全身力氣可搬不動,這時候,神農才知道這根樹很長,不見頭尾。其實這條小澗溪是不需這樣長的樹干的。神農對自己的蠢行為感到可笑。隨即,他便拿出石器砍上一段,枯樹竟然流出了殷紅的血液。神農正感到奇怪,尚沒有想出所以然來,枯樹猛然一扭動,竟然把神農甩向丈多遠。神農爬起一看,嚇了一跳,那是什么枯樹!是一條大烏蛸蛇呀!只見它高揚頭,圓睜著雙睛,噴出萬丈火焰,蛇脖子不停地伸縮著,像黑色的閃電。神農擦了擦額上的冷汗,便瘋似地逃起來。那蛇靜靜地呆了會。突然也瘋似地向神農追去。逃呀逃呀,不知逃過了多少座山頭多少條山澗,但那蛇仍然尾追不舍。神農氏早已是大汗淋漓,步子明顯地慢了,慢了!而那蛇呢,張開血盆大口,齜咧著兩只鋒利無比的毒牙,竟然越追越勇!近了!10米!5米!1米!“天呀!”一棵樹蔸絆了他一下,神農大叫一聲便倒在山坡上一大片植物里再無力爬起來!那蛇“吱”地一聲,將頭壓低,伸向了神農!神農終于將眼睛閉上了。然而,一樁怪事發生了!就在蛇把頭伸向神農的那一剎那間,竟然把頭迅速縮了回來,并不停地掉轉起頭,似乎在說:“吃不得吃不得”。然后瘋也似地逃遁。神農睜開眼,看到這一切,怔了!這是怎么回事呢?善于勤思的神農終于把思維引向了這個山坡以及這個山坡上大片大片的植物,咦?這是什么怪植物,一律長著七片葉子,一律開一朵小花?這莫非是治蛇的一味藥?沒錯,這便是今天我們的療治蛇傷的一種重要良藥——七葉一枝花。

  寒來暑去,斗轉星移,神農氏已走遍了豪山的山山嶺嶺,收集數百種醫方。而且,不論遠近,只要有求治于神農,他都悉心救治。一時,神農氏的醫德醫術聲名遠播,前來求醫學者絡繹不絕。

  為了更好地給百姓治病,不久,神農氏按照“石、木、水、火、土”五方,每方選擇1人,共將5人收為弟子,從事采藥、制藥、治病。后各弟子又尊師而行,按照“五方”分別又帶弟子5人。依此照辦、循環不己。若干年后,神農的徒子徒孫已是不計其數,有安仁的,也有永興、炎陵、攸縣等地的,但其中有5位弟子隨神農以醫為業,云游四海,身影不離神農,這便是后來被人民稱之為“神農五子”。

  有一年春天的一個晚上,神農做了一個怪夢。他夢見與自己年紀相仿的人帶他到了一個叫“燈籠掛壁”(今安仁鳳凰山)的地方,說那里有口好藥……

  第二天,神農與弟子打點行囊,按照夢中的記憶走了五天五夜,終于尋上了“燈籠掛壁”。在那里,山坡上果然長有一株異草。聞了又聞,但始終沒弄出名堂來。神農便把它放在嘴里猛嚼狂咽。可誰會想到呢?神農不知嘗過了多少藥,但這一嘗可是致命的一擊,只一瞬,神農大汗淋漓,眼睛一翻,口味白沫,倒在地上,捂著肚子在地上直打滾。五弟子頓覺慌了——師傅中毒啦!

  五弟子一面給神農灌解毒良藥,一面抬著神農往回趕,當走至安仁香草坪時(今安仁縣城),神農氏從昏迷中醒了,嘴里囁嚅著:“斷……斷……斷腸草……”話沒說完又昏迷過去。神農五弟子當機立斷,留一弟子守師傅,其余弟子只好急往回趕,滿含淚水采藥來救治。

  “神農誤嘗斷腸草,生命垂危啦!”此消息一傳十,十傳百,百而千,千而萬。于是,各路徒孫尋上解藥紛紛往香草坪趕。及至離香草坪不遠的安平司時,眾弟子便把所采集的草藥放在他們原食宿時常洗藥的“藥湖”里洗滌塵埃,一時,湖里藥氣四溢,久久不絕如縷。

  然而,當眾徒弟,攜上成千上萬的藥草趕至香草坪時,神農早已乘鶴歸西云!其時,正是春分時節,毛雨紛飛。眾弟子個個嚎啕大哭。但有一個弟子哭著哭著,把眼睛一擦,說他那兒有一異人,不知能否可以把師傅起死還生。于是眾徒弟扎起木排,將神農遺體置于香草坪旁邊的永樂河,順河而下,漂到了茶陵米水河畔的鹿原坡。

  鹿原坡原本沒有異人,只不過是那一茶陵弟子使了小聰明而已,實乃將師傅葬于他家鄉,以求師傅福佑。當眾徒弟知道這一內幕,雖然心里極不舒服,但事到如今,也只好罷了,順水推舟,置神農遺體葬于鹿原坡。因神農所歿之日乃春分節,眾弟子相約于次年神農的祭日——春分節,每人帶藥十味,到神農千古之地——安仁香草坪進行朝天祭祀,并在神農誤嘗斷腸草之地——燈籠掛壁之處,塑像建廟,以示紀念。又因弟子有遠有近,便把祭祀日的“春分節”,改為前三天后三天。從此,安仁“趕春分”這一節日由祭祀神農,漸漸發展到藥材交易乃至今天萬人空巷,商賈云集之盛況。

[作者:樊冬柏]
[編輯:安仁新聞網]
[來源:史志辦]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友情鏈接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中共安仁縣委主辦 中共安仁縣委宣傳部承辦 Email:[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04-2016 www.3790322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安仁新聞網 紅網安仁站
 
极速时时彩绝对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