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站内搜索: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安仁新闻网-红网安仁站 > 永乐文苑 > 永乐文艺 > 内容阅读  
【荐读】南门洲上赶分社
  来源:  时间:2019年03月15日   作者:刘观生 阅读:

  那是46年前我11岁的时侯,在捉蚱蜢、躲迷藏的孩提时代就听到赶分社盛况和趣事的好奇中,我也向往“赶分社”和?#28216;?#21435;过?#21335;?#22478;。?#28216;?#25026;事时起,记得爸爸有几年去赶过分社卖过草药。从关王豪山、酃县弄点草药到南门洲上交易,先后带大姐二姐去做助手。

  这年叫我跟着湾里的贵叔把他平时弄回家里的40多斤草药挑过去。爸爸已直接从外地弄草药先去了县城。吃过早饭,挑起药担跟着贵叔,迎着太阳?#27704;?#23478;青岭村出发,满?#25215;?#33268;朝县城走去。妈妈担心?#39029;?#19981;消,关爱声声地把我送到村口。贵叔是一个能识文断字且爱讲古的人,一路上给我讲起有关“赶分社”的故事:

  传说上古时代,神农炎帝带领八名随从从中原来到荆楚之地。发现这里地湿多瘴气,人多患膝盖肿痛、关节风湿等病,于是一路尝百草,辩药性,治百病,救民于水火。一日,炎帝带八随从尝百草,取藤索时爬上熊峰山山峰,顺北望去,一江?#30001;?#23777;穿过,奔向杨柳青云、?#19968;?#23267;雾之处,春阳照射,何等景观,真仙景也。

  八随从也顾不上劳累,随炎帝下山,朝那探去,沿江边小道而行,一路?#26691;?#33457;香,鸟鸣潺流。炎帝乐而自语道:“此地之秀,真乐也。”炎帝之语,被河边一捕鱼者听到,直起腰来接话:“景秀是乐,而人们不乐也。”炎帝问其缘故,捕鱼者答道:“时下耕作即临,人们往乃此时多病,乐从何来?”炎帝听后,决定于此住下,一则教民农耕,二则查疑治病。经询问,炎帝知之病因不属它疫,及耕作时期,雨水过勤,淋雨后,易患病。炎帝便带领人们上山,边教众人识别草药,边让大家分头采集。下山后,于河边草坪上,将洗净的草药验辩、分类、配伍,继而组织大家互相交换,吩咐服?#25345;?#27861;。当年,不仅耕作时众人身体强壮,而且收割时五谷丰登。

  从此,每年耕作之前,炎帝与民众采集草药,于河边草坪上配伍交换,辅以易耒耜,晚上?#35745;?#31709;火,与大家欢跳聚乐。一次,炎帝与众人一起欢跳,?#20013;?#32780;?#25163;?#20154;:“今草坪之上,草香,花香,药香,众人强壮健?#25285;?#21487;谓乐乎?”众人答曰:“有炎帝常在,?#30340;?#27704;乐也。”后人便称此草坪为香草坪(昔日县城城池),叫此江为永乐江。此消息不胫而走,方圆数百里人们,均在开耕前来此地谋求农耕之法、治病之术,且带来草药、耒耜交换。

  传说在乌陂渡河边,炎帝认?#35835;?#19968;个叫春分的姑娘。姑娘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贤慧能歌,对炎帝一行人尝百草,为民医治疾病的义举深表敬佩,便主动前来帮助洗晒药草,还用美妙的歌声为他们解乏。?#31449;?#29983;情,炎帝和春分结为了?#34481;蕖?#26377;了春分?#21335;?#20276;,炎帝采药制药的劲头更足了。

  谁知好?#23433;怀ぃ?#36825;日,炎帝在金紫仙采药时,误食断肠草而亡。随从?#25285;?#37329;紫仙那边有个东江,那里龙脉旺,应把炎帝葬到那里去。于是,八随从抬着炎帝的灵柩经茶陵、酃县去资兴。成婚不久的春分哪里接受得了丈夫突然误食断肠草而亡这个事?#25285;?#21628;天叫地、撕心裂肺地哭诉着她与丈夫相处的日子和教化农耕,釆药治病,救济苍生的恩德。春分边哭边唱,声嘶力竭,一口气没上来,当场气绝而亡。人们含泪把春分葬在大石岭。也许是炎帝的魂魄见到妻?#30001;?#24515;痛哭?#20102;潰?#20063;很难受,不肯随从把自己葬到远离妻子的资兴。在酃县鹿原坡一处深水潭边,其灵柩从随从们肩上猛?#25442;?#33853;下来,“咚——”的一声巨响,落进了深潭,再也没有浮上来。这就是炎帝葬在鹿原坡的依据和后来才有的炎帝陵。

  从此,为纪念炎帝在香草坪集草药农具交易,教化农耕,救治苍生的恩德功绩,便形成了历史悠久全国独有 “赶分社”?#20843;住?#24180;复一年,周边省县的人们都来了,茶乡(安仁炎陵茶陵的统称)人们?#33489;?#22320;建起了很多“神农殿”、“神龙庙”,常年进行祭祀。

 

  我肩上压着药担,边走边听,听得着迷。路边屋墙壁到处都是“农业学大寨”标语,田野铺满了花艳簇簇的紫云英和油菜花。我无心看风景,披着衣,喘着气,一路听着。中午时分来到神州河铺子,坐下来,匆匆忙忙吃点东西,倒是觉得累了。“贵叔,还有多远啊?”我问,“40多里路大约走了三分之一呢”,贵叔答道。贵叔去过县城多次,他熟悉路情,说的应是真的。歇了一会后,我们又匆匆赶路了。我俩爬坡下坎穿行于古道,沿江而下来到了熊峰山下,大石岭边,来到了宝塔坳上。

  眺望着还有五丈多高西坠的太阳和心驰已久县城的身影,心中大喜,忘却了疲劳脚痛,忘却了饥饿和药担负重。喜形于色跟着贵叔向县城迈进,在霞飞满天的时侯来到奎阁鸿声的江渡边,来到县城主街下街。药担放在县物资局元发姑爷处,晚上在贵东伯?#26131;?#19979;。全身疲惫,肩辣脚痛,?#27704;?#27809;有走这么远的路。爸爸一边心疼地问了一下一路劳累的我,一边抓紧整理明天就要搬上南门洲的草药。

  爸也很不容易,出来赶分社是要向生产队请假经批?#30142;?#26469;。那个年代,生产集体化管得很紧,他要抓紧在假期内把草药卖完赶回生产队出工。第二天早晨,爸和我一轮又一轮把草药?#28216;?#36164;局搬到南门洲找个空隙鹅卵石沙地?#23478;?#20010;位置,草药、农具、竹制品、副食品向洲上涌动汇集又分流。但我感到最多还是草药,成堆成片,琳琅满目。爸爸告诉?#33402;?#37324;有珍贵的百芷、杜仲、金银花、野生何首乌,还有成堆大把的活血藤、鸡血藤、鳝鱼藤、吊马墩、倒水莲、半边风、?#24179;?#31869;、月风藤,有些药他也不知药名。我从没有看到这不知药名丰富多彩的草药市场。

  贵东伯是住在街上受“赶分社”熏陶过的长者。第二天晚餐后,他与我们聊起了“赶分社”和草药?#22909;?#24180;开耕都在春分节之后,人们选择春分节前三天和后三天为社日,在香草坪举行祭祀集会,一则祭祀药王神农,以求五谷丰登,人身安康;二则赶场交换草药农具,回去后吃了草药好下田开耕。周边省县受此影响,有吃了春分草药后,才下田开耕?#21335;?#24815;。这几年祭祀活动取消了,交易也大为减少,没有以前热闹…… “百草都是药,凡人识不破”,每一种草?#21152;兴?#30340;药用价?#25285;?#32043;苏能清热解?#33606;?#32652;活治?#20154;裕?#20116;加皮治风湿,荫陈治肝病,血藤?#25991;?#30208;,黄瓜香治外伤,赶山鞭、田三七治跌打……贵东伯侃侃而谈,我入神的听着。

  那时侯的小吃只有包子、油条、肉丝面、米豆腐、晾水、油团子、油糍粑,比较单调,但对一农村孩子的我来?#25285;?#24050;够丰富的了,够有选择空间了。事实上也没有时间去选择,碰到什么最便宜就吃点什么,以填饱肚?#28216;?#20934;,因为还要照看和卖药呢。

  爸爸拿秤称药谈价,我帮他接钱数钱。由于南门洲上草药较多,更由于那个“斗?#33050;?#20462;”禁锢的年代,来赶分社“分”的人不多,草药销售很缓慢。爸?#20013;?#37324;着急,大口抽着喇叭筒烟,脸上布满愁云,我也跟着急,心中念着快销呢,快销呢。已是第三天了,草药销到刚刚过半。爸爸着急是假期快到了,我着急是要回去读书,不能耽误大多课。第四天无论如何都得回去,我心中闷闷不乐,催着爸爸快点把药卖掉。

  爸怕耽误我的课,嘴里随喇?#29123;?#28895;吐出了粗气,把烟?#20998;?#37325;扔在地上,只有狠心再降价把药卖掉走人。观望降价的买者大部分也将明天回去,捡了我们的便?#22070;酢;故?#23569;量的草药没?#26032;?#20986;去,晚上收摊后我们又把它寄到物资局元发姑爷处,爸爸?#25285;?#24453;来年再说吧,今年的草药是亏本了。

  如今的“赶分社”与当年的大不一样了,己成为祭祀、集会、商品?#29916;?#20013;草药交易、招商洽?#30422;?#32422;、文艺演出等综合性盛会。神农殿、药王寺、神农广场、神农文塔、稻田公园等纪念设施景观空前于世。春分节前几天,街上就熙熙攘攘,各式各样的棚子、台子如雨后春笋。

  宽敞的新?#30452;换?#25104;了众多的活动区域:有药?#37027;?#31481;木农具区、?#29916;?#21306;,有招商洽谈会、项目签约会、祭祀仪式开耕仪?#20581;?#28436;出等等。流行歌和广告语不绝于耳,?#24615;?#30340;人声中不时听到各地口音,穿各种制服的秩序维护者穿行其间。长长的草药?#23567;?#23478;具?#23567;⒄瓜小?#36710;流人流像条条长龙。夜里,满街的高照灯霓虹灯如同?#23383;紓?#21448;像夏夜繁星。

  政府搭台,经贸唱戏,文宣助阵,赶分社时间?#20013;?#21322;个月以上,乃至发展为10多个省区参加、中省?#25945;?#25253;道、商贾云集并列入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民俗名录。与46年前在南门洲上“赶分社”相比,我深感世事变迁之大。

[作者:刘观生]
[编辑:anren]
[来源:]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共安仁县委主办 中共安仁县委宣传部承办 Email:[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04-2016 www.3790322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安仁新闻网 红网安仁站
 
极速时时彩绝对是假的